警惕特色小镇建设重量轻质、产生新的房地产库存

发布日期:2017-03-22   作者:发改委    来源:滁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物价局)    阅读: 次   字体:[] [] []
 警惕特色小镇建设重量轻质、产生新的房地产库存
——全国特色小镇创建培育情况调研报告(上)

  今年下半年以来,相关部委密集出台政策措施大力推进特色小镇发展,各地也积极开展培育特色小镇的探索尝试。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近期在多地调研了解到,当前各地培育创建特色小镇尚处于起步阶段,地区间发展水平高度分化。应警惕部分地区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一哄而上现象的出现,避免形成重数量、轻质量的倾向,进而造成新的难以消化的房地产库存。

  各地创建特色小镇尚处起步阶段,地区间发展水平高度分化

  今年下半年以来,相关部委密集出台政策措施大力推进特色小镇发展。7月份,住建部等三部委发文,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的特色小镇。10月中旬,住建部公布了第一批共计127个中国特色小镇名单。随后,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指导意见》。

  “按照三部委的文件,相当于我国600多个城市,每个城市至少要建1个特色小镇,特色小镇的建设量多面广。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闵学勤分析指出。

  在政策推动下,各地积极开展培育特色小镇的探索尝试。自2015年1月浙江省提出创建特色小镇战略以来,以梦想小镇、云栖小镇为代表的一批特色小镇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进程中的新亮点。

  今年6月,福建省政府出台《关于开展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正式开启了全省特色小镇的创建工作;9月,福建公布全省首批28个特色小镇名单。

  以安徽安庆市岳西县温泉镇为例,该镇入选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目前,安徽省住建部门已进行了现场调研,对其规划建设工作给予指导性意见。下一步,温泉镇将力争打造成为全省首批特色小镇示范点。

  专家指出,目前各方参与特色小镇建设热情高涨,预计未来几年将迎来快速发展期。但整体来看,大部分地区培育创建特色小镇尚处于起步阶段,不同地区的发展水平差异较大。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表示,高度分化是当前全国发展特色小镇的主要特征,概括来讲分为五类:一是东南沿海地区部分小城镇已经成为中小城市,面临城镇管理体制的束缚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挑战;二是大城市周边的小城镇,正在成为逆城市化的新空间,开始被资本追逐;三是中部绝大部分小城镇缺乏产业支撑,无法充分吸纳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非城市群范围内小城镇难以做大;四是西部和东北地区部分小城镇人口和经济空间萎缩;五是过去十年间发展起来的资源型强镇,随着资源价格下跌,问题频现。

  简单照搬国内外先进发展模式、房地产开发较快而配套设施建设不足等问题凸显

  虽然当前多数特色小镇还在规划建设当中,但是从内涵到外延都在发生偏离甚至变味的“特色小镇”日益多见,凸显简单照搬国内外先进发展模式、房地产开发较快而配套设施建设不足等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第一,生搬硬套国内外先进地区发展模式,培育建设过程中重数量、轻质量倾向明显。国内特色小镇发源于浙江,而浙江的灵感则来自于国外。因而,多地创建特色小镇纷纷学习借鉴浙江和欧美成功经验。但调研发现,有些地方本末倒置,舍弃自身特色,简单模仿欧美小镇、生搬硬套浙江做法。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认为,与欧洲小城镇已完成城镇化任务、大多以服务业为主导不同,我国小城镇建设首先需要解决城镇化问题,因而,欧洲先进发展模式不能简单地照搬照抄。而在国内,浙江的原则和理念适用于其他地方,但具体做法的可复制性有限。因为浙江市场经济发展程度、民营经济发展水平全国领先,政府服务意识较强。

  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研究员于新东指出,找准特色要避免两种倾向,一是舍近求远、崇洋媚外和生搬硬套,没有产业基础,硬招商引资;二是选择性“失明”,以为当地无特色可寻、可挖掘。

  “属于小镇自己的山水风光、风俗人情、土特产品、镇街小巷、独特经济、个性产业、人文历史皆可为特色。”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鼓励政策的带动下,有些地区开始出现比拼数量、定位雷同的现象。例如,东部某县政府一下子要推出6个特色小镇,涉及制造业、服务业、新兴产业、风情旅游等多个方面。

  “什么概念都往特色小镇里装是不对的。”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陈炎兵指出,特色小镇首先是镇,或是小城,不能是公园、旅游景点、甚至房地产开发项目,也冠上特色小镇的名字。特色小镇应在保有小镇基本元素基础上创造特色。需要避免建设过程中一哄而起,引发新一轮人为造城运动。

  第二,以传统思维谋划特色小镇建设,注重房地产开发,忽略了配套设施建设。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调研发现,部分地区仍以工业园区、产业集聚区的传统思维谋划特色小镇建设,对产业、文化、社区等多种功能的融合考虑不足。

  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苗乐如表示,近期的调研发现,沈阳大量的房地产库存并不在城市里,而在城市周边的园区中,发展特色小镇不能重蹈部分地区园区开发覆辙。

  “需要避免把特色小镇建成园区。之所以有的地方园区发展难以为继,主要原因是欠缺生活公共设施与服务配套。”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保军指出,产业并非特色小镇最本质的内容,特色小镇真正的“特”在于城镇本身,以人为本的人居环境。

  与此同时,有些地区创建特色小镇,不深入挖掘传统产业特色和人文地理环境,而寄望于商贸综合体等项目的新建或重新整合包装。

  在东部某省会城市,一家大型企业与当地政府签订协议,准备在人口密集的城乡接合部打造“足球小镇”,计划建设的商业和住宅项目需要进行大面积拆迁,而作为“准拆迁户”的当地居民却觉得,无论是“足球”还是“小镇”都离自己的生活很远。

  “不少房地产企业在寻求转型发展过程当中,会从大城市转移出来,到小城镇寻求出路。现在很多所谓的特色小镇发展基本上还是在搞物理空间建设。”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秘书长冯奎指出,需警惕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形成新的房地产库存。另外,陈炎兵认为,特色小镇建设应是一种产城融合、宜居宜业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来源: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何燕燕、王晓玲 编辑万利

  参与调研:浙江分社屈凌燕,江苏分社杨绍功,福建分社董建国,安徽分社马姝瑞

分享到: